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救世报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热门内容

经济半小时:在广东私赌现象严重

时间:2017-09-22 01:3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”在是一种的博彩活动,近年来,广东一些借用过来,并采用各种性手段,自当庄家,聚众赌博。它就像一场瘟疫一样席卷城市和乡村,一些人甚至放弃了正业,于此,的悲剧时有发生。从今年年初开始,广东在全省范围内对这种非法赌博进行了打击。但是,前不久有一位观众向我们反映,在粤东这种赌博并没有消失,还在继续骗钱害人,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王晓磊前往粤东地区进行了调查。

  在汕头市区的老街,记者没有见到公开出售这种的现象,于是按照观众寄信的邮戳找到了汕头市郊的区汀村,但同样没有报。

  正当我们怀疑线报的准确性时,一位当地人向记者透露,严打期间,没有人再敢摆在明处卖了。同时他还说一个银行出纳就因赌被判了刑,于是记者又赶到了汕头所进行采访,被当事人地了。

  据人员介绍,杨某是汕头某银行的出纳员,因为盗窃参与赌博才来到这里的。而杨某接触的并不是真正的,只是私人庄家设立的私赌。最初,是港英在地区发行的福利彩票,共有47个抽号码,周2、周4开彩。每期的中号码由6个普通号码、和1个特别码构成。但从98年开始,一些私人庄家利用的中号码为输赢依据,在广东潮汕等地组织赌民、设庄私赌,他们不注册、不纳税、不向任何部门缴任何费用,已被广东省定性为利用进行赌博的非法活动。俗称赌外围码。赌民猜中普通码一般是一赔七,猜中特别码为一赔三十八。此外还有二连码、三连码、,其赔率更高,有的高达一赔二百。赔率最低的赌特别号的单双也有1赔1。杨某参与的正是这种赌博。第一次她挪用资金是10万,第二次她就拿出了20万,第三次40万,第四次也是40万,第五次是50万,最后一次挪用银行资金是60万。

  同样作为闲家参赌的潮阳人郑焕金,倒是赢了庄家7万元,但等待他的并不是真金白银,而是一顿暴打,当时左右手全部被砍断了,后来实施了再植手术才把手接上。

  为迎合赌民的思想,有人专门从走私来十几种这类,有《黄大仙救世报》、《濠江赌经》、《报》等,因自吹能泄露、泄露号码,被赌民统称为报。在赌风最盛时,报曾被炒到了3000元一张。以致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:上午买,下午借钱去,7点看电视,8点哭啼啼。

  阿六在汕头潮阳的这条街上开士多店已经有21年了,他说是抢了他的生意:“以前有钱的时候,很多人随便就买副食品啊水果啊饮料啊。可是赌这个以后,赌输了,钱包没有钱啊,来买东西的人就减少了。以前生意不错,我这个店营业额每天都有1万多到2万左右,开始后才挣几千块。”

  据不完全统计,截止去年,广东全省已打掉赌庄2046家,较大的庄家每期可吞吐赌资上千万元,他们象黑洞一样吸纳着民间的游资。为了拍摄到庄家的活动,记者在粤东行程700余里,走访了4个市县,但除了各地的打击,我们见不到庄家的任何痕迹。后经当地人指点,我们得知,庄家和赌民都是通过电话下注,做的是熟人生意。外人难以介入。我们由一位朋友带领,找到了一个同时做建材生意的小赌档。现在的庄家们行动极为隐蔽小心,记者在赌庄暗访了4个小时,见不到一个下注人。7点钟开彩时,也是由庄家单独去和后庄联络,然后再将结果带回。

  赌注,在行话中称为“飞”,向庄家下注,叫“打飞”。庄家林先生只是当地外围码赌博中的一个小角色,他们财力有限,不敢接下全部的赌单。只能收集到一定的赌资后再转投向背后的大庄。林先生说,春节后,大庄已赢取了他29万元,小建材行已经没钱进货了,但打下一场飞的钱还是有的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试图让有关部门算一笔帐,究竟有多少当地资金因为这种“私彩”而外流,但没有一个部门能算得出这笔帐,甚至没有人这样去想过。目前,在门的严厉打击下,这种非法的赌博活动已经了很多,但是,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,这种“私彩”又从广东转移到了邻近的省份,比如福建、湖南、江西等地,我们也已经派出了记者进行调查。(王晓磊)

相关推荐